當前位置:首頁 > 北京下頜角整形 > 正文

網紅瘦臉針,癡狂背后被忽視的風險

2020-04-22 來源:北京瘦臉針
分享到:

原標題:網紅瘦臉針,癡狂背后被忽視的風險


晶報2019年12月13日訊 有人說道,V臉才是最上鏡的臉型,當你無論正臉、側臉,還是45度角仰望天空時,都相當完美。如果再配上周圍的美景發發朋友圈,那該多美呀。但是不該呀,為什么別人的臉看上去又瘦又小?還是別人拍照技術太好呢?

隨處可見的醫美廣告會告訴你,真相不是這樣的,其實,別人是展開了醫學美容,是打了瘦臉針。有數據顯示,目前我國醫美行業年增長速度在20%以上,到2022年將達到約5000億市場規模。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在追求美的過程中,也有人為之付出了身心俱疲的代價。在深圳專門從事服裝行業的蕭若,就是其中的一位。


模樣變了兩年注射85針次,臉沒瘦反而變了形


至今,蕭若無數次回想那天下午她電話的羅湖一家門診部瘦臉針廣告當中的咨詢電話的情景,依然后悔不已。

今年41歲的蕭若,身著黑色羽絨馬甲與黑色運動褲,扎了一個馬尾的她看上去與他人并無兩樣,但耷拉在臉上的肌肉讓她看上去有些疲憊。她經常不經意地用手將臉部肌肉往上提拉,這個之前是2015年打完瘦臉針后給她留下的“后遺癥”。見到晶報記者的時候,她將維權過程中搜集的文件擺放了桌面,滿腔無奈地講述著自己的遭遇。

2015年,蕭若在網際網路的過程中,網頁彈出有“快速打造V字臉”“優選國家認證注射瘦臉產品”等字樣的瘦臉針廣告引發了她的好奇心。從事服裝做生意的她,對于形象管理有著一定的要求。于是,她撥打了廣告當中的咨詢電話。

“2015年的3月,我在深圳羅湖某門診部打了第一支瘦臉針。”蕭若回憶說,當時在醫院并沒有看到醫護人員,只有一個醫生和一個護士。盡管醫院內部冷冷清清,這并沒引起蕭若的注意,只想趕緊體驗瘦臉針。“當時給我打針的是醫院的院長,在打針的過程中也沒有任何的消毒過程,直接在臉上打針。”她說道,“她將瘦臉針注射在我的臉龐兩側,分18次已完成,醫生說是多點注射法。”自2015年3月至2017年11月,蕭若一共注射6次,其中有3次免費靜脈注射,總共花費2650元,這價格在她看來很低廉實惠。

原本以為,靜脈注射瘦臉針后可以讓自己顯得更美,可結果并沒想象中的那么美好。“我的眼睛周圍和面部肌肉變形下垂,眼袋法令紋加劇,所有臉部肌肉都是往下耷拉。”她認為經常出現這些問題是由于靜脈注射過量的瘦臉針導致的。“我打了6次針,一共打了85針次,而且我不告訴這些瘦臉針是真是假。”蕭若邊說道著,邊對著咖啡館里的鏡子摩挲自己的臉,并試圖將松弛的皮膚往上提拉,完全恢復至以往的模樣。

時至今日,蕭若仍然不告訴當時這家門診部給她打的瘦臉針究竟是什么品牌,來自何處。


維權之路

“我只想修繕我的臉部”


2018年11月,蕭若要求踏上維權道路。

根據羅湖區衛計局詢問筆錄的記錄,為蕭若打針的醫生并沒獲得美容主診醫師資格。此外,記者在深圳市羅湖區衛生身體健康局官網上了解到,2019年1月19日,羅湖區衛計局因該打針醫生使用了內科執業醫師積極開展了3例醫療美容活動,予以該門診部罰款2萬元的行政處罰。

說起此項懲處,蕭若顯得尤其興奮。對于這個結果她并不滿意,認為這并無法讓她所失去的容貌得到補償。“我現在只想修繕我的臉部,讓我恢復到以往的樣子,”她認為門診部需要對此負責管理。

記者就瘦臉針的涉及問題咨詢了深圳市衛生監督局,負責人回應,根據2009年衛生部公布的《醫療美容項目分級管理目錄》,A型肉毒毒素美容靜脈注射屬于醫療美容項目。除此之外,進行該項目的機構必須獲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且核準診療科目包括醫療美容科,操作人員也必須獲得醫師執業資格并已完成美容主診醫師備案登記,普通生活美容機構無法隨意為客人展開操作。

“如今沒有途徑可以檢驗我的臉,是因為瘦臉針而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而且我也沒辦法證實當時打的針是真還是假。”面臨維權之難,蕭若顯得很無奈。“哪個女人不愛美呢?但現在變成這個樣子我非常后悔。”蕭若眼中噙著淚花,帶著哭腔說。“我天天做夢,哭泣變回以前的樣子。”

她看著桌面上放著打瘦臉針之前拍電影的照片,陷于了冥想,喃喃道,“不說了,不說了。”


趨之若鶩

網紅瘦臉針“粉毒”風靡市場


近些年,一款被大家又稱為“粉毒”的網紅瘦臉針風靡市場。記者調查找到,這款網紅瘦臉針正在以地下交易的方式流向市場。

韓國美得妥適(Medytox)公司生產出品的A型肉毒毒素Meditoxin在中國醫美領域被稱作“粉毒”,其效果是運用藥物切斷神經與肌肉的神經沖動,痙攣過分發達的肌肉,從而超過瘦臉、瘦腿或瘦肩膀的目的,也就是人們又稱的“瘦臉針”。目前中國市場上的美得妥適瘦臉針,主要通過代購等非正規渠道流向美容整形機構,成為許多美容機構的網紅產品。

8月下旬,記者走出深圳市寶安區海岸城附近的一家美容院,這家店位于商用樓里的一間辦公室房間,樓下沒有任何命令的看板。這家美容院為顧客提供注射瘦臉針的服務,想要打瘦臉針的顧客都要先到店測試嘴巴肌的大小情況。

“我先看一下你的咬肌大不大,這樣我才好給你打針。”

美容師讓記者咬牙齒,通過觸摸臉頰兩側的肌肉,以此來判斷咬肌大小是否適合打瘦臉針。“你的咬肌肥大,打針才能讓你顯得更美!”美容師勸說記者趕緊打,“昨天剛調補了一批新貨,立馬就可以打針。”

一位從事醫美行業的工作者小美向記者講解:“在肌肉肥大處靜脈注射肉毒素,可以讓該處肌肉活動增加,萎縮變大”,小美說道,這種方法不用動刀,見效快,風險性也比較小,所以許多女性自由選擇這種方法讓自己變得更美。

“如今的個人工作室或是美容院,只要見到客人都說可以打,并沒任何的辨別依據。”小美還透露道,利潤誘惑之大,許多商家趨之若鶩涌進醫美市場。

“現在我這里買得最好的就是韓國的‘粉毒’,這是性價比最低的。”說道著,美容師拿起手機給記者看之前顧客打瘦臉針的圖片,“在我這里上過的客人沒有說道不好的,還有很多帶著朋友一起過來打。”在記者咨詢的過程中,有兩位女顧客回到美容院打瘦臉針,美容師向記者講解稱,“她們之前就是打過瘦臉針的,現在時間到了過來補針。”美容師所說的“粉毒”是韓國美得妥適(Medytox)公司生產出品的A型肉毒毒素Meditoxin,在中國醫美領域俗稱“粉毒”,曾是不少網絡平臺的網紅產品。

記者環顧美容院四周,找到前臺并無任何營業執照等牌照,客廳擺放著幾張沙發椅子供客人休息,六張美容床中間用隔板分隔分開擺放,還有隨處可見的美容儀器。這時,美容師從小房間的冰箱里取出了幾盒“粉毒”,并告訴記者,自己所經手的顧客很多,對于藥的配比很有經驗,讓記者不用怕安全問題。在講解的間隙,她用針管抽取生理鹽水以及肉毒毒素已完成了兩支瘦臉針的配比。

“這個針孔較小,打的時候沒什么感覺,打完了也不出疤。”美容師邊打針邊告訴記者。美容師用記號筆在女顧客臉頰兩旁的咬肌處各點了四個小黑點,先用碘酒消毒過后,隨后拿起配比好的“粉毒”依次在黑點處靜脈注射,前后總共花費五分鐘。“一點也不疼,一個星期就能看到臉瘦了,效果很好。”打完針的其中一位顧客跟記者說道。

在深圳布吉可域酒店附近的一家皮膚管理中心,也獲取“粉毒”注射服務。

記者實地走訪了這家皮膚管理中心,看見前臺擺放著一張營業執照,除此之外沒有看到其他的經營許可證。店長介紹,店內的客人選擇最多的是韓國的“粉毒”,價格比較實惠,一次只需1800元,下單立馬就可以打針。


來源存疑

通過代購等非正規渠道流向


據央視網消息,韓國廣播公司報導,韓國銷量第一的肉毒桿菌毒素品牌“美得妥適”未經獲批就已經在市面上流通。報導稱,今年5月,美得妥適公司的無菌生產車間被檢測出細菌微克。除此之外,在未取得韓國食品醫藥品安全處正式許可的情況下,該品牌還曾在2003年至2005年期間,將臨床階段的樣品送到了整形醫院,樣品量可以展開450次手術。

報導表明,按照韓國相關規定,每瓶肉毒毒素都有單獨的序列編號,為掩飾產品不良率,美得妥適公司在新生產的合格產品外打上了問題產品的序列號。目前中國市場上的美得妥適瘦臉針,主要通過代購等非正規渠道流入美容整形機構。

小美向記者透漏,現在深圳市面上的美容院基本都是依賴微整獲取收益,網上做的美甲、護膚宣傳項目都只是引流的手段,這些項目的利潤并不低,先前只能依靠微整來獲取高利潤。當說到產品來源渠道是否安全時,小美說,現在市場魚龍混雜,誰也不敢說自己手里的產品就是正品,只不過沒有出過事,大家也都沒太在意而已。

記者在網上去找了幾個聲稱有“粉毒”貨源的賣家,價格都在200-500元每支平均,賣家還稱,買得越多價格越低,長期合作有優惠。當記者問及貨源安不安全時,賣家都聲稱就是指韓國的工廠必要進口商的,記者再進一步質問是在哪個工廠時,賣家并沒有作出回應。

其中一個賣家跟記者講解,他們在廣州的倉庫有兩個,貨源管夠,而且“新鮮”,有的買家每次拿貨都是幾百支。當記者提出租車是否有風險時,賣家稱,只要不開箱就沒人,一般都會開箱按規定。

如今的醫美產品五花八門,愛美方式層出不窮,但并非所有的瘦臉針都安全。在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官網發布關于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的消費警示公告中,晶報記者明晰地看到,公告中提到,僅批準上市兩種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蘭州生物制品研究所生產的國產產品(商品名:衡力)及Allergan Pharmaceuticals Ireland生產的進口產品(商品名:健妥適BOTOX)。

據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官網顯示,藥品生產和進口企業應登錄具有生物制品經營資質的藥品批發企業作為A型肉毒毒素制劑的經銷商;藥品批發企業不能將A型肉毒毒素制劑銷售給獲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的醫療機構或醫療美容機構,未經指定的藥品經營企業不得購銷A型肉毒毒素制劑。韓國美得妥適(Medytox)公司生產出品的A型肉毒毒素Meditoxin沒有獲得中國藥品監督管理機構的審批。

蕭若不知道維權之路還要走多久,“家里人,身邊的朋友都不知道這件事,我都是一個人心里憋著。”在維權的同時,她期望國家涉及部門需要出臺完善有關于醫療美容的相關法律法規,也期望愛美的女生能夠在自由選擇美的同時,要自由選擇安全的方式。


部門說法

將積極開展醫療美容專項整治


深圳市律師協會民事法律專業委員會委員林志平律師講解稱,食品藥品監管局、海關總署2003年8月18日施行的,2012修正的《藥品進口管理辦法》第五條規定,進口藥品必須獲得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核準的《進口藥品注冊證》。依據現行實行的《藥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條的規定,依照本法必須批準后而未經批準生產、進口,或者依照本法必須檢驗而未經檢驗即銷售的,按假藥論處。“粉毒”至今并未獲得中國藥品監管機構的審核,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粉毒”在中國屬于“假藥”。

記者就瘦臉針的相關問題咨詢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負責人表示,醫美領域的消費不屬于消委會的首府范圍,應到衛生身體健康委員會部門咨詢。

今年8月,深圳市衛健委聯合衛生監督部門針對全市積極開展醫療美容服務的醫療機構進行評估與監督,開展2019年全市醫療美容醫療質量安全專項評估與監督執法工作,評估內容重點涵蓋依法執業情況及醫療質量安全情況。

接下來,深圳市各級衛生監督部門將繼續以《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和醫療美容主診醫師備案為監督重點,結合《市衛生計生委關于印發深圳市進一步強化醫療機構監管及整頓規范醫療服務市場秩序專項整治方案的通報》中關于積極開展醫療美容專項整治的工作要求,嚴厲打擊違法違規行為,保障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和合法權益。

此外,林志平律師表示,開辦美容機構如若沒有獲得相關資質則會面臨相關懲處。依據衛生部1994年頒布,2017年衛計委改動的《醫療機構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第五十九條規定,醫療機構不得使用假劣藥品、過期和失效藥品以及違禁藥品。第七十七條明確規定,對未獲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擅自執業的,責令其停止執業活動,充公非法所得和藥品、器械,并判處三千元以下的罰款;其中第(五)項用于假藥、劣藥蒙騙患者的,責令其暫停執業活動,充公非法所得和藥品、器械,處以三千元以上一萬元以下的罰款。(彭丹)

(注:文中蕭若、小美系由化名)


睿智合創 世茂 無接觸式胃鏡 世茂集團 世茂房地產 無接觸式胃鏡
欧洲欧美人成视频在线